开发人工智能技术 硕吉优化作业流程

04/12/2018
news

(槟城4日讯)随着物联网(IoT)时代来临,工业应用领域也开始整合各种技术,而掀起新一波的工业革命。目前第四波工业大革命的战火已延烧全球,许多工业强国如德国、美国、日本、中国均已展开强势攻击,以争著成为先驱,抢赚第一笔大钱。 硕吉系统管理有限公司(Softegic)首席方案架构师林德瀚指出,第四波工业大革命目前属起步期,这不仅是世界趋势,也是让我国在低迷中寻求蜕变的黄金契机。 林德瀚长期关注制造业流程优化和跨企业供需链架构方案,也曾受邀参与大马智能制造生态体系蓝图拟定工作。 他指出,国内各行各业的业者,必须有所知觉,如果能够在起步时就对其充分了解,那么对本身的业务势必有很大帮助。

经济社会出现崭新面貌

第一波工业大革命实现了“大机器生产”,第二波实现了生产电气化即“大规模的标准化生产”,第三波则实现生产自动化,是“自动的、大规模的标准化生产”。概括上述三波的工业大革命,我们可以归纳出界定工业大革命的指导原则,即:在科技上有重大突破,使国家经济产业结构产生重大变化,进而使经济、社会等出现崭新面貌。回顾人类工业发展史,人类累计几千年经验才从手工业突破到第一波的工业大革命,从第一波到第二波和从第二波到第三波的工业大革命,皆以阶梯式方式进程。 然而从第三波到第四波工业大革命,虽耗时只有约60年,却将会是一场颠覆性、爆炸性的进步。 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于2011年6月向全国发布“先进制造伙伴计划”(Advanced Manufacturing Partnership),强烈表达振兴美国制造业的决心,技术发展推动项目包括强化先进材料、生产技术、先进制程、数据资料与设计等产业共通基础能力。 未来三、四年内,美国制造业乃至整体经济应该会是生机勃勃,这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受益于奥巴马的政策。按特朗普的房地产背景,应是属于短线利益导向思维,制造业发展是较倾向短线的立竿见影效益,符合特朗普风格。特朗普治理下的美国,相信会进一步加速美国智能制造生态体系成形,并不再扮演世界警察,逐渐形成全球新秩序和新常态。中国推出《中国制造2025》文案,落实“智能制造生态体系”(Smart Manufacturing Ecosystem)。 中国和德国签署双边合作协议,共同制定标准,秉承“智能制造,标准先行”的理念,且在沈阳建设“中德产业园”,以作为智能制造生态体系的试床范本。 有别于其他国家由政府主导第四波工业大革命计划,“日本产业重振计划”是由企业界主导,而代表人物是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总裁孙正义。 按该计划,各类智能机器人是把日本经济竞争力在2050年成为全球第一的方案。 问:“智能制造生态体系”是什么,它在马来西亚的发展来到什么阶段?按目前的发展,各国对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并无一致的规范理解,着重点也不同。 我们可以广泛理解,“智能制造生态体系”是先藉由当下最流行和新晋的各项信息科技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以深化整合进入制造业体系,从而建设跨企业供需链平台,并持续实践优化作业和商务形态的变革。马来西亚起步得较慢,工业生态体系触觉不敏感。 目前国际贸易与工业部、科学,创新与科技部、通讯与多媒体部,正各自着手探索“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当局已成立特工队于明年开始一系列工作,预计大马版本的《智能制造生态体系》会在明年底或2018年初出炉,并与《第三工业发展大蓝图》相呼应。

落实服务导向制造业

目前世界工业已出现了第四波工业大革命的雏形,目前尚无法界定第四波工业大革命的实质内涵。 各国对第四波工业大革命都提出不同概念,如:美国提出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德国的“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中国的“互联网+”(Internet Plus)等。 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大数据(Big Data)、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加密暗语(Cryptographic)、移动计算(Mobile Computing)、量子计算(Quantum Computing)、扩增实镜(Augmented Reality)等,成会是第四波工业大革命的重要技术组件。 就企业内部的作业流程系统而言,它必须提升至跨企业供需链平台架构的整合与集成,以落实“服务导向的制造业”(Service-based Manufacturing)。槟州制造业已走了46个年头,尽管不能算是十分成功,但308变天后的槟州制造业,仿佛成了孤儿弃子,让制造业同仁无所适从。 这是我从不少制造业资深管理层得到的反馈和我本身的密切观察所获得的结论。 在前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时期,政府与制造业关系非常紧密融洽,定期每两周在槟城技术培训中心(PSDC)董事会议室召集制造业领导者会议,由许子根主持,是属于高层次、群策群力为制造业而作出的贡献。在当时,一旦槟州制造业有什么伤风感冒,许子根必会给予解说,阐述解决方案,稳住军心。 反观今日看到的是拿督斯里李家全孤身给予解说安抚,而掌管槟州制造业发展的第一副首席部长拿督莫哈末拉昔甚至对希捷科技(Seagate)和威腾电子(Western Digital )的裁员与撤资行动,给了一个让人惊讶的评论:“这很正常,生意有上有下,外资可来可走。”这种谈话犹如向其他跨国企业散播了负能量,让信心加速崩盘。 我建议州政府放下身段,修复与制造业的关系,主动亲近大型跨国企业领导层,寻求意见以振兴制造业,定期由首长召开短期解困会议。

img

新闻来源: 《光明日报》